據聞失戀的人也會讀羅蘭.巴特的《戀人絮語》(A Lover’s Discourse),而我曾在若干時段讀了貝克夫婦所著的《愛情的尋常性混亂》(The Normal Chaos of Love),看看這位以鑽研「風險社會」(risk society)聞名的德國社會學大師有甚麼話好說。

The Normal Chaos of Love Paperback, by Ulrich Beck and Elisabeth Beck-Gernsheim

貝克夫婦首先指出,現代的戀愛關係其實是一套由人類歷史和社會建構的制度,而不是自有永有的人際關係。在十九世紀的歐洲,愛情是無理並且危險的,有違當時社會的理性主義氛圍,所以愛情在當時是以蛇蠍魔女的意象去代表,儘管是夫婦也要克制自己的情感。但時至今日,隨著現代社會變得個體化(individuated),凡事皆以個人為基準,傳統制度如宗教和家族的崩壞,愛情卻成為了每一個漂泊心靈的最終歸宿。可是,正因為愛情是現代社會個體化的產物,所以這種人際關係永遠潛藏內在緊張。尋常性混亂(Normal Chaos),正正是描述這種狀況。
為什麼是混亂呢?作者認為,這是因為現代愛情關係的基礎,不同於家庭是基於血緣、國家是基於法律,是基於個人的情感或主觀意願的。在一段愛情的關係中,參與的各方也有絕對的權力,去界定這段關係是否一段愛情關係,和是一段怎樣的愛情關係。只要有任何一方,在任何時候,以任何理由,拒絕這段關係,這段戀愛關係便不成立,下一句更絕,他方不能上訴(And there is no appeal)。判斷的準則,全憑個人的經驗和感受——可以單純是因為不能對你說粗口這般的離奇——旁人完全不能干涉。現代的愛情關係就好比激進的民主制度(radical democracy),你說這樣的相處方式怎能不脆弱呢?
正因為這種關係現代人經已習以為常,卻又先天地如此不穩定,這種落差造就了一個龐大的消費市場。無論是流行情歌、成人娛樂、心理治療、人生教練、Pick-up Artist……這些服務或產品似乎訴說某種戀愛的相處方式或道理,去慰藉現代人的心靈。不過,異於傳統宗教,戀愛關係是不能從外部去判定的(validated externally)。法庭不能判決一對情人是否或應否談戀愛。所以,這些產品不能完全消除這種關係所帶來的風險。既然要接納一個絕對的他者去進入你的生命,那麼不確定性是必然的。
所以,若要尊重這種現代社會獨有的人際關係,按上述的模型推演,我們會得出一個近乎弔詭的結論:為了給對方可以無預警遠去的權益,在展開一段關係之前,你甚至要作好隨時承受這種傷害的打算,去捍衛這屬於兩個人的終極民主。
但如真有這麼的一個人,為何不能許他/她一個好的歸宿呢?